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关注民师促和谐

民办教师讨公道

 
 
 

日志

 
 

我的妹妹邵耀辉博士  

2015-01-12 15:11:5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妹 妹,我 爱 你 ! - Joan - 让我们一起聆听
 邵耀辉:站在唐闸远眺佛罗伦萨 
                                                                2014-10-09  来源:江海明珠网

[导读]  在南通大学,有一位年轻的学者,她把文学硕士的诗情与

工学博士的理性溶化在南通唐闸古镇,把近百年的老厂房、老街道和布满青苔的……

在南通大学,有一位年轻的学者,她把文学硕士的诗情与工学博士的理性溶化在南通港唐闸古镇,把近百年的老厂房、老街道和布满青苔的砖墙、水塔融入学生的教科书,把民主党派成员建言献策的热情熔铸在保护存世不多的近代工业文化遗产中。她就是站在唐闸远眺佛罗伦萨的南通大学副教授邵耀辉博士。

说起唐闸及其文化遗产保护工作,邵耀辉副教授如数家珍。其实22年前,她从长江中游的湖北武汉来到江海之滨的南通时,对这片新生的土地还是一无所知。2005年,她凭借着在南通工作、教学、研究17年的积累,前往德国柏林理工大学攻读博士。在考察了近20个国家、经历了无数的讲学、研讨之后,她的毕业论文仍然凝聚在她的江海情结上——《近代南通:张謇的绿色文化遗产》。她的论文长达440页,既有对唐闸城镇规划建设的诗意描绘,又有对中国早期现代化中工业与城镇关系的理性分析。论文使用的是德语,表达的却是中国情怀,最终以柏林理工大学有史以来的最高分通过了答辩。2007年,邵耀辉学成归来,对唐闸文化遗产的保护投入了更多心血和精力。201212月,作为致公党的新党员,她向市里提交了《唐闸原生态整体保护的建议》,获得了市长张国华等市领导的批示,文章还作为中国第一个工业文化遗产保护个案,在国际工业遗产保护委员会官方杂志刊登。

邵耀辉认为,唐闸是中国人民在近代民族危亡之际不甘屈服,主动接受西方辐射并与中国传统巧妙嫁接,由工业化、城市化进而推动整个区域发展的特例,开辟了有中国特色的富有诗意的早期现代化模式,这样的城市发展模式有如一本穿越浩瀚历史长河的教科书,而现在的人们就是这部永远读不完的教科书的受益者。

在很多人眼里,唐闸看起来并不美,甚至还有些破旧,可唐闸在邵耀辉心中却是一块圣地,她无数次的来到唐闸,唐闸的每条路、每条河、每棵树、每座房,甚至每一砖、每片瓦,对邵耀辉看说都是那么的亲切,仿佛可以穿越历史和它对话。

现在,唐闸近代工业遗迹保护工作已经取得了一些成果,唐闸1895油脂厂地块改造项目也进行了有益的探索,但邵耀辉认为,唐闸的工业文化遗产整体保护规划不是简单意义上的文物保护,而应处处以国际最高准则来衡量,以冲击世界文化遗产为目标。她正积极整理材料,准备向今年11月份在意大利佛罗伦萨举行的国际工业遗产保护大会议提交,她将到大会上,向世界述说南通的唐闸,世界的唐闸。

南通大学邵耀辉博士建言
唐闸近代工业文化遗产保护建筑保护和环境保护须并重

我的妹妹邵耀辉博士 - Joan - 关注民师促和谐

 邵耀辉博士与国外建筑学者合影

     邵耀辉 德国柏林理工大学建筑与景观规划博士、南通大学建筑工程学院副教授。 2007年—2012年在德国柏林理工大学留学,主要研究城市建筑景观历史与理论、城市历史环境保护与城市更新、生态城市与生态建筑、张謇与南通的近代城市与景观规划。

最近,一份《唐闸原生态整体保护建议》送到了市政府主要领导案头并引起重视,要求分管领导和有关部门深入调研。

这份建议,出自邵耀辉之手。

“城市属于并教育着生活在其中的每一个人,每个人又都是城市建设和城市生活的积极参与者。”在欧洲游学数年,邵耀辉感触最深的是,每一座城市各个历史时段的建筑都可寻见。她说,城市不一定要唯美。德国经过两次世界大战的洗礼,二战的地毯式轰炸,仍顽强地坚守城市传统,绝不肯降低城市品格。

正因为如此,20083月,邵耀辉在德国攻读博士期间,就曾写过《南通近代工业文化遗产保护的几点建议——德国工业文化遗产保护及城市更新的启示》一文,并得到当时市政府主要领导的批示。

时隔4年,邵耀辉再回唐闸,正逢由清华大学美术学院苏丹教授主持设计的“唐闸1895”油脂厂改造项目即将竣工,她惊喜地看到绝大多数建筑本着修旧如旧的原则,得以有效的保护和保存。布满常青藤的砖墙、烟囱、水塔,显得古朴沧桑又生机盎然,局部的小环境处理也颇具特色。看到当初的建言有了积极的回应,邵耀辉兴奋之际,再次提笔致信市领导,畅谈对唐闸近代工业文化遗产保护的建议。

  邵耀辉认为,唐闸是中国人在近代民族危亡之际不甘屈服,主动接受西方辐射并与中国传统巧妙嫁接,由工业化而城市化进而推动整个区域发展的特例,开辟了有中国特色的富有诗意的早期现代化模式。最难能可贵的,是在帝国主义的铁蹄倾轧之下,清末状元张謇艺术地经营地方所表现出的严谨求实与浪漫情怀,在工业化之初即有意识地规避城市病,实施绿色生态城市战略,堪称推动世界现代化进程中的一朵奇葩。其综合社会文化景观艺术成就保护的价值已超越了目前普遍认可的工业文化遗产保护的范畴。

因此,邵耀辉说,唐闸的工业文化遗产整体保护规划不能以简单意义上的文保等闲视之,而应处处以国际最高准则来衡量,以冲击世界文化遗产为目标。唐闸1895油脂厂地块改造项目进行了有效的探索,但唐闸的整体保护状况依然堪忧。假若以全方位实施整体原生态保护计划,完全可以媲美分别于1994年和2001年列入《世界遗产名录》的弗尔克林根铁工厂和埃森的矿业同盟工业区景观,一起荣登名录。

“张謇与南通的世界文化遗产申报工作,竭1030年之心力,一定可以做到。”邵耀辉说,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无视其价值的有意无意地破坏,到世纪之交重新审视其价值,尝试着保护;到先后请同济大学和清华大学等国内一流高校作整体保护规划,不断注入新鲜血液,提升理念;再到目前的保护性实践……应该说,政府相关部门一直在努力。她建议,唐闸曾造福南通并影响全国,是国宝,是世界级文化遗产。缺乏区域联动而只对唐闸或其中某些历史建筑单独保护是不够的。“建筑保护与环境保护必须并重。生态本身就是文化,人工斧凿的痕迹越少越好。”

邵耀辉呼吁,文化遗产保护中公众参与十分重要,要最大限度地发挥文物本身的教育职能。“2012年从洛桑到北京第七届国际纤维艺术双年展”既然已落户唐闸,便不可忽略其教育职能。“在柏林,每每有重要的展览,远远近近的学校,从幼儿园到高校都会组织相应的参观活动并根据受众年龄层次提供不同的讲解。”

南通大学邵耀辉博士:

保护近代工业文化遗产时不我待

中国江苏网110日讯(通讯员 张卫斌 记者 赵筱青)

我的妹妹邵耀辉博士 - Joan - 关注民师促和谐

            最近,一份《唐闸原生态整体保护建议》得到了南通市长张国华的重视,南通市文广新局和置业集团等有关方面负责调研,并约见了起草这份建议的德国柏林理工大学建筑与景观规划博士、南通大学建筑工程学院副教授邵耀辉,当面听取邵博士关于唐闸生态整体保护的建议。

  邵耀辉,湖北武汉人,2007年—2012年在德国柏林理工大学留学,师从景观生态研究所所长、著名环境问题专家、北京大学景观设计学研究院、台湾高雄大学、新疆大学客座教授曲喜乐先生(Prof. Dr. Johannes Küchler)和城市更新与设计所长崔利希(Klaus Zillich)教授。主要研究城市建筑景观历史与理论、城市历史环境保护与城市更新、生态城市与生态建筑、张謇与南通的近代城市与景观规划。在国外考察近20个国家,应邀在柏林中国文化中心、莱比锡孔子学院、柏林理工大学中国科技研究中心讲学。20127月以优异成绩通过博士论文答辩,其博士论文《近代南通:张謇的绿色文化遗产——张謇与中国早期现代化之景观规划》被评为柏林理工大学优秀论文,并出版专著。


  城市,宛如一本穿越历史长河的教科书

  回忆在欧洲的几年,邵博士感触颇深,欧洲几乎每一座城市各个历史时段的建筑都历历在目。城市有如一本穿越历史长河的浩瀚的教科书,人人都是这部永远读不完的教科书的受益者。城市属于并教育着生活在其中的每一个人,每个人又都是城市建设和城市生活的积极参与者。

  她说,城市不一定要唯美,要的是对这片土地最炙热的爱,以及唤起这种挚爱的点点滴滴的积累。“德国经过两次世界大战的洗礼,二战的地毯式轰炸,仍顽强地坚守城市传统,绝不肯降低城市品格。德国人孜孜以求的精神,实在令我等惭愧不已。”她如是说。

  正因为如此,20083月,邵耀辉在德国攻读博士期间,就曾写过《南通近代工业文化遗产保护的几点建议——德国工业文化遗产保护及城市更新的启示》,时任南通市市长、现任市委书记的丁大卫十分重视,专门作出批示。

  时隔4年的2012年,邵耀辉再回唐闸,由清华大学美术学院苏丹教授主持设计、国有置业承建的“唐闸1895”油脂厂改造项目即将竣工,她惊喜地看到了20世纪初与张謇相关的近代遗存与五六十年代至今的建筑身影,绝大多数建筑本着修旧如旧的原则,得以有效的保护和保存,布满常春藤的砖墙、烟囱、水塔,显得古朴沧桑又生机盎然,局部的小环境处理也颇具特色。

  邵耀辉看到自己的建议已经产生了积极影响,她按捺不住,再次提笔给张国华市长写信,畅谈对唐闸近代工业文化遗产保护的建议。

 唐闸,推动世界现代化进程中的一朵奇葩

  邵耀辉介绍,唐闸是中国人在近代民族危亡之际不甘屈服、主动接受西方辐射并与中国传统巧妙嫁接、由工业化而城市化进而推动整个区域发展的特例。

  “清末实业家张謇打造这一片区时兼具严谨求实与浪漫诗意,在工业化之初即有意识地规避城市病,实施绿色生态城市战略,堪称推动世界现代化进程中的一朵奇葩。其综合社会文化景观艺术成就保护的价值已超越了目前普遍认可的工业文化遗产保护的范畴。”邵耀辉赞道。

  在德国生活了多年的邵耀辉说,唐闸这一中国特例更弥足珍贵,因为亚洲至今尚无一例。唐闸的工业文化遗产整体保护规划不可只以简单意义上的文保等闲视之,而应处处以国际最高准则来衡量,以冲击世界文化遗产为目标。唐闸1895油脂厂地块改造项目进行了有效的探索,但唐闸的整体保护状况依然堪忧。如果放在德国,恐怕至少已倾30-50年之力,全方位实施整体原生态保护计划,完全可能与已经列入《世界遗产名录》的弗尔克林根铁工厂(V?lklinger Hütte)和埃森的矿业同盟工业区景观(Zeche und Kokerei Zollverein Essen)一起荣登名录。

  邵耀辉建议市政府及相关职能部门高度重视,全面细致地实施保护战略,实现唐闸新一轮的崛起。

  申遗,我们一定可以做到

  唐闸是整个近代南通地区由工业化走向城市化进而迈进区域化的开始,邵耀辉对申遗很有信心。说起对唐闸文化遗产保护的印象,邵耀辉更多的是欣喜,从至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无视其价值的破坏;到世纪之交重新审视其价值,尝试着保护;到先后请同济大学和清华大学等国内一流高校作整体保护规划一直到目前的保护性实践,她坦言,南通政府与人民一直在努力。

  她说,长期以来,我们对文物的态度一直在更新,需要我们今天对将来理念更新后的文化遗产保护留有余地。在急速城市化过程中,要防止种种急功近利的行为。就文保而言,文保单位固然提升了文物保护的热情,而恰恰因为划定了文保单位或历史建筑,给了某些商家或管理部门甚或民众破坏尚未界定的文化遗存一个有力借口:这里又不是文保单位!

  综观全世界的文保事业发展,总是保护滞后于破坏。破坏往往具有瞬时性,而保护则具有持久性,非一朝一夕之功。从这一意义上说,唐闸1895项目一期工程的开发积累了很好的保护经验,值得肯定。

  邵耀辉认为,唐闸曾造福南通并影响全国,是国宝。缺乏区域联动而只对唐闸或其中某些历史建筑的单独保护是不够的。应该通盘考虑,让文保在尽最大限度保持其原真性的前提下“改造性再利用”,让其重新焕发青春与活力。

  她说,建筑保护与环境保护必须并重。生态本身就是文化,人工斧凿的痕迹越少越好。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是,中国人大刀阔斧地在建造“现代”巴洛克园林的时候,西方却在向中国学习的过程中,深得自然之妙。

  我们要深入领会张謇当年东西方结合、设计师法自然的精神。她举例说,如果我们细心观察,就会发现张謇当年对城市与建筑技术的关注,如建筑与城市多采用有组织排水,其精致的水槽也可成为景观构成的点睛之笔。

  张謇曾言,“一个人办一县事,要有一省的眼光;办一省事,要有一国的眼光;办一国事,要有世界的眼光。”2003年在纪念张謇诞辰150周年研讨会上,章开沅教授以“张謇感动中国”作主题报告。邵耀辉希望,2013年张謇诞辰160周年的纪念活动的主题是:张謇感动世界!

  邵耀辉呼吁,发挥文化遗产保护中公众参与的重要性,并最大限度地发挥文物本身的教育职能。在唐闸1895文化创意产业园举办的“2012年第七届国际纤维艺术双年展”是迄今为止在南通质量最高的国际性展览(之一),政府决定不收门票,就是为了体现对于全民的教育职能。

  虽然,在很多人眼里唐闸看起来并不“美”。可唐闸一直是邵耀辉心中的圣地。她说:“我们生存在这片土地上,每一寸土地都是我们自己的;我们对每一寸土地精耕细作,深层呵护,我们的土地会无私地奉献一切,滋养我们,让我们的生命绵延不息。”

 

 邵耀辉博士保护近代工业文化遗产获重视

  

南通大学建工学院邵耀辉博士关于《唐闸生态整体保护建议》,受到市政府领导的高度重视。日前,市长张国华,副市长朱晋分别批示,请市文广新局和置业集团等有关方面负责同志调研,并约见邵耀辉博士,当面听取邵博士关于唐闸生态整体保护的建议。

唐闸是中国人在近代民族危难之际,不甘屈辱,主动接受西方辐射并与中国传统巧妙嫁接,由工业化而城市化,进而推动整个区域发展的特例。并最终促成了一个基于传统与现代、由封闭的封建州府县城,到开放的现代化城市区域绿色空间的有机过渡与转型,开辟了有中国特色、富有诗意的早期现代化模式。该模式有理论、有实践,最为难能可贵的是,在帝国主义的铁蹄倾轧之下的张謇,艺术地经营地方所表现出的严谨求实与浪漫情怀,在工业化之初就有意识地规避城市病,实施绿色生态城市战略,成为推动世界现代化进程中的一朵奇葩。

邵耀辉博士毕业于德国柏林理工大学,博士论文以中国近代第一城南通为研究对象,其成果已经用德文由柏林理工大学出版社出版,并将由中国建工出版社出版中文版。邵博士攻读博士学位期间,曾写过《南通近代工业文化遗产保护的几点建议》,得到时任南通市市长现任市委书记丁大卫的重视。邵博士认为,唐闸作为近代中国城市建设的特例,整体保护意义重大。唐闸的工业文化遗产整体保护规划应审慎决策,以国际视野和国际标准来衡量,以冲击世界文化遗产为目标。用健康的、充满人文关怀的文化生态环境,实现唐闸新一轮的崛起。

邵耀辉老师在柏林理工大学博士论文答辩中取得最佳成绩

 近日,邵耀辉副教授在柏林理工大学顺利通过博士论文答辩,荣获柏林理工大学有史以来的最高分“Summa Cum Laude”(最优等)。

 邵耀辉老师的博士论文是其历经五年完成的《近代南通:张謇的绿色文化遗产——张謇与中国早期现代化之景观规划》(Der grüne Beitrag zumGesamtkunstwerk Nantong:Zhang Jian und die Anf?nge der modernenL and schaftsgestaltung in China)。主持邵耀辉老师的博士论文答辩的德国教授认为“世界与中国的很多相关历史当因这篇论文的存在而改写”,对邵耀辉老师在博士论文中取得科研成果给予了最高赞誉。

 拉丁文学位荣誉是许多欧美国家大学的传统,用来奖励特别优秀的学士硕士博士,有时也作为学位评分的标准,最常用的荣誉有“Summa Cum Laude ”(最优等)、“Magna CumLaude”(极优等 )、“Cum Laude (优等)。在德国,拉丁文学位荣誉同时是博士学位的评分等级。

柏林理工大学的历史最早可追溯到1770年。该校人才辈出,如音乐科学家Carl Dahlhaus、作家Walter Hoellerer、历史学家Herbert A. Strauss、因发明电子显微镜获1986年诺贝尔奖的科学家Ernst Ruska1936年发明第一台程控计算机Z1的统计学家Konrad Zuse等。该校在许多科研领域都处于领先地位,现有在校学生29000人,其中外国学生5400人,教授约500人。
    
妹妹,姐姐为你骄傲!为你自豪!


         记得妹妹从德国打电话报喜时直呼我的大名“---!我已经拿到了博士学位,而且综合总分得了第一名。”平日里她已经习惯于直呼我大名,哈哈,无所谓!听到她的声音便开心。四十多的人了声音一点没变,总是那么娇娇滴滴奶声奶气的。妹妹在家里排行老三,可她最有出息,在德国攻读博士几年了,偶尔回国休两三个月后又远离中国,家里的一切都是妹夫打理,去年才又重返中国。

    在此,我想大声对我的亲妹妹说声:我爱你!你是我们全家人的骄傲!
  评论这张
 
阅读(788)| 评论(3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